您现在的位置:广州调查队 > 调查分析

改革开放40年来广州CPI运行情况分析

国家统计局广州调查队消费价格调查处

 

 改革开放40年来,作为对外开放的前沿,广州经济快速发展,广州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简称CPI[1]经历了明显上行、剧烈波动、温和波动、平稳运行的过程(见图1)。2017年,广州CPI1978年上涨8.8倍,年均上涨6.0%

一、广州CPI总体运行情况

1978年,广州社会消费品零售额中,国家定价占98%,市场调节价只占2%,而农产品收购价、生产资料价格和经营服务性收费则几乎全部由国家定价。1979年,广州以农产品价格为突破口,在全国率先实行价格改革;1984年,广州率先在全国放开蔬菜价格;1985年,广州又在全国率先放开猪肉、水产品等8种主要副食品和缝纫机、自行车等大商品的价格。经过40年的改革,广州大部分商品和服务价格已放开由市场自行调节,政府只管理少数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商品和服务价格,实现了定价主体由政府向生产经营者的转变,建立了新的价格形成机制。40年来,广州CPI运行大致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1978—1983年,价格改革拉开序幕,物价明显上行。在改革开放之初,广州从农产品价格入手,先是分步提高农产品价格,然后逐步放开农产品价格,以此为先导,紧接着放开了大部分工业消费品价格。1979年,广州先后提高了18种农副产品收购价格和肉、禽、蛋、鱼、菜等8种副食品销售价格,逐步减少了农产品统购、派购品种。1980年初,放开了塘鱼价格。1982年,价格改革逐步转向工业品价格,当年放开了1200多种工业小商品价格。受价格改革的影响,1979年起,物价开始呈现明显的上行趋势(1964—1978年广州CPI涨幅均低于0.4%),1979—1982年,CPI涨幅均达到或超过4.0%,其中实行价格改革的第二年即1980CPI涨幅达到7.2%,出现了改革开放以来物价上涨的第一个小高峰。

1  1978—2017年各年广州CPI走势图

 

    第二阶段:1984—1996年,价格改革全面铺开,物价剧烈波动。这一阶段价格管理经历了放开部分工业消费品、放开鲜菜价格、副食品价格及粮食价格、生产资料价格分轨及并轨等历程,理顺了一大批悬而未决的商品及收费项目价格。价格改革对于发展生产、扩大流通、活跃经济、改善供应等方面都起到了良好的作用,但由于价格改革牵涉面广,进程较快,因而刺激了价格总体水平大幅上涨,到1992年部分商品及收费项目价格水平居于全国十大城市前列。在价格改革力度加大、投资、消费过热等因素的影响下,这一阶段经历了三次明显的物价上涨高峰,以1985年、1988年、1993年为代表,CPI分别上涨21.5%27.7%25.0%

    面对价格总水平的大幅度上涨,广州在全国宏观调控大环境下,为保持物价基本稳定,采取了积极的价格调控措施,把握价格改革的节奏,减少调价对市场价格的冲击;抓生产,促流通,建设菜篮子工程,增加市场供应,缓和供求矛盾;对菜篮子等重要商品和服务价格实行提价备案、差率管理和最高限价;加大价格管理力度,整治乱收费、乱涨价行为;严格控制固定资产投资和银行信贷规模,抑制过热的市场需求。由于调控有力,价格总水平的过快上涨得到有效遏制,使这一阶段物价水平起起落落,CPI剧烈波动。

    第三阶段:1997—2013年,市场机制逐渐发挥作用,物价温和波动。至1996年底,除垄断行业产品外,价格改革基本完成,调价对市场价格的冲击减弱,物价水平波动幅度减小。受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经济增长的速度有所减缓, 社会有效需求不足,同时随着前几年抑制通货膨胀的宏观调控效果逐渐显现,价格总水平低位运行,1998—2002年期间出现通货紧缩。随着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效果逐渐显现,在食品价格上涨的带动下,2003年通货紧缩的压力得到缓解,价格总水平小幅上升,2004—2006年广州CPI保持温和上涨态势。

    在食品价格上涨的推动下,2007年广州CPI结构性上涨明显,涨幅达到3.4%2008年涨幅达到5.9%,是这一阶段的高峰。2009年,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世界经济步入衰退,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滑,广州CPI下降2.5%,由这一阶段的高峰跌到谷底。2010年在促消费政策和亚运因素的推动下,广州消费市场持续繁荣,CPI上涨3.2%2011年,在国内外货币流动性充裕,供需矛盾变化,资源性产品及劳动力、土地、资本等要素价格上涨累积效应释放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下,广州CPI大幅上涨5.5%2012—2013年,随着各级政府物价调控政策的效果逐步显现,CPI上涨压力明显减缓,全年分别上涨3.0% 2.6%

 第四阶段:2014—2017年,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物价平稳运行。从2014年起,广州GDP告别过去30多年平均10%左右的高速增长,经济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2014—2017年,在经济增速运行缓中趋稳的背景下,广州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CPI平稳运行在温和上涨区间,分别上涨2.3%1.7%2.7%2.3%

二、广州CPIGDP增长率走势对比情况

改革开放40年来,广州经济又好又快发展,经济建设取得了显著成绩。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地区生产总值(简称GDP)增长率和CPI变动均受到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等宏观调控政策的影响。通常,经济增长总是伴随着物价的上涨,但GDPCPI影响有一定的滞后性。从图2可以看出,CPIGDP增长率之间的关系大致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2  1978—2017年各年广州GDP增长率、CPI走势图

  

第一阶段:1978—1983年,经济快速增长,物价加速上涨。改革开放初期,广州率先进行价格闯关,进行了一系列开创全国先河的改革,通过减少商品流通环节、放开物价、开放农贸市场等措施,不仅繁荣了市场,较好地满足了人民日益增长的生活必需品的需要,而且促进了经济发展。1978—1983年,广州GDP年增长率分别为10.3%13.4%15.4%8.6%10.3%9.4%。这一阶段,物价出现加速上涨的苗头,1979—1982年出现了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次通货膨胀,其中1980CPI比上年上升7.2%,是这一阶段价格水平升幅最高的一年。

第二阶段:1984—1996年,经济增长与物价剧烈波动。此阶段是价格管理体制逐步从计划管理走向市场化的重要阶段。广州在前几年改革成果的基础上,继续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出现了几次经济增长小高峰,198519881993GDP增长率分别达到18.3%17.8%26.4%。而在受紧缩货币和财政、整顿金融秩序等宏观调控政策影响的年份,经济增长出现明显回落。由于经济高速增长,国民收入大幅增加,社会需求增长较快,随着价格改革的不断推进,多种产品的价格不断放开,但物价管理体制与经济领域改革措施缺乏协调、调控滞后,这一阶段物价水平与GDP增长率走势基本一致,大起大落,波动剧烈,分别在1985年(上涨21.5%)、1988—1989年(分别上涨27.7%21.6%)和1993—1994年(分别上涨25.0%20.0%)发生了三次较为严重的通货膨胀。

第三阶段:1997—2013年,经济高速增长,物价温和波动。这段时期内经济保持高速增长,广州GDP年增长率均保持在10.0%以上。随着市场化价格形成机制的确立,以及在国家对经济过热和通货膨胀的强力调控下,物价则进入了温和波动阶段。受经济增长刺激,广州出现了两次中度的通货膨胀,2008年、2011CPI分别上涨5.9%5.5%,总体上处于高增长、低通胀黄金时期

第四阶段:2014年至今,经济增长与物价波动平稳运行。在世界经济艰难缓慢复苏的大背景下,国家对经济发展强调稳中求进,保民生,促发展,相对上一阶段的快速发展,广州经济增速稍有回落,2014—2017年,GDP增长率分别为8.6%8.4%8.2%7.0%,保持平稳增长态势。物价波动也进入温和上涨阶段,2014—2017年,CPI分别上涨2.3%1.7%2.7%2.3%

四、广州CPI主要运行特点

(一)广州CPI与全国、全省CPI走势基本一致

2017年,全国CPI[2]1978年上涨5.4倍,年均上涨4.9%;全省CPI1978年上涨6.3倍,年均上涨5.2%;广州CPI1978年上涨8.8倍,年均上涨6.0%。由于广州在全国的价格改革中先行一步,经济增速又保持在全国较高水平,广州CPI的增长水平高于全国、全省平均水平,但走势基本保持一致(见图3)。

3  1978—2017年各年广州、全国、全省CPI走势图

 

(二)食品价格波动幅度大于CPI

2017年,广州食品类价格指数比1978年上涨13.9倍,年均上涨7.2%。分年度看(见图4),食品价格上涨的有32年,其中涨幅超过两成的有7年,最高涨幅出现在1988年(上涨32.3%);价格下降的有7年,降幅均不超过5.0%

4  1978—2017年各年广州CPI、食品类价格指数走势图

 

食品价格受产品流通体制、价格形成机制、市场供求关系、国际市场传导等多种因素影响。改革开放以来,食品价格和CPI走势基本一致,历次CPI大幅上涨都是以食品价格上涨拉动为主,只是各时期的影响程度有所不同。197911月上调了猪肉、家禽、鲜蛋、水产品等8种主要副食品价格,1980年食品价格上涨10.8%CPI上涨7.2%1985年放开猪肉、水产品、鸡蛋、鲜菜等鲜活商品价格,当年食品价格大幅上涨29.7%CPI上涨21.5%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巡后经济发展进入快车道,同时放开了粮、油、冻猪肉等多种商品价格,1993年全国调整粮油收购价格,19931994年食品价格分别上涨28.3%28.2%CPI分别上涨25.0%20.0%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外部冲击对国内物价波动的影响日益突出。2008年,国际市场石油、粮食、食用植物油、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 国内输入型通胀压力迅速上升,食品价格上涨15.4%CPI上涨5.9%2011年,国际粮价上涨,受粮食、猪肉价格大幅上涨推动,食品价格上涨12.2%CPI上涨5.5%

(三)服务项目价格持续上涨

2017年,广州服务项目价格指数比1978年上涨11.7倍,年均上涨6.7%。分年度看(见图5),服务项目价格上涨的有37年,其中涨幅超过两成的有4年,最高涨幅出现在1992年(上涨29.6%);价格下降的仅两年,分别为2002年(下降0.5%)和2009年(下降2.9%)。

改革开放以前,由于实行计划经济管理模式,服务项目价格长期偏低,存在价格背离价值的现象。从1984年起,广州开始逐步对服务项目价格进行调整或放开由市场自行调节,大多数服务项目价格出现上升。同时,受房租、工资等成本上升、服务质量提升、居民消费结构升级的影响,在价格改革项目减少的时期,服务项目价格仍维持上涨趋势。

5  1978—2017年各年广州CPI、服务项目价格指数走势图

 

(四)价格调控是影响CPI运行的重要因素

广州是全国率先实行价格改革的城市。改革开放之初,广州以农副产品为突破口,经历了调放结合、以调为主——放调结合、以放为主、双轨过渡——放、调、管结合三个阶段,走出了一条先小后大,先易后难,先调后放,双轨过渡,加强调控,依法规范的价格改革路子,顶住压力,承受阵痛,逐步放开物价,搞活流通,繁荣市场。同时,价格改革带来了很多商品和服务项目价格的上涨,价格调控是影响CPI运行的重要因素。

1979—1984年,广州价格改革以调为主,以放为辅,CPI打破了改革开放前低位波动运行的局面,开始出现明显上涨;1985—1988年,价格改革以放为主,以调为辅,CPI开始出现两位数涨幅。尤其是1988年调放50多种商品或服务价格,有些商品轮番涨价,涨幅过大,出现抢购风潮,当年CPI大幅上涨27.7%,达到改革开放以来最高涨幅;1989—1991年,价格改革以管为主,治理整顿,1990年实施菜篮子工程,CPI涨幅明显回落;1992—1994年,继续放开粮、油、冻猪肉等价格,CPI涨幅明显扩大。1995—1999年,国家宏观调控控制通胀,广州加大了物价的调控力度,CPI涨幅逐渐回落。2000年以后,逐渐进入理顺价格体系、完善价格机制时期,广州加快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加强对市场价格的监管,整顿和规范市场价格秩序,建立反应灵敏的价格监测机制,CPI波动减小,逐渐呈现平稳运行态势。

五、综述

经过40年的改革,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已经建立并不断完善,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目前,除少数重要公用事业、公益性服务和网络型自然垄断环节等领域外,大部分商品和服务价格已经放开,发挥了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减轻了政府财政负担,调动了企业的生产积极性,推动了经济结构的调整。

在大多数商品和服务价格由市场自主形成的条件下,有关政府部门积极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加强市场价格监测、建立价格调节基金、完善重要物资储备制度、完善价格应急响应机制、深化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维护了市场价格秩序。

改革开放后,我国建立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是一个伟大创举。随着广州全面落实党的十九大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各项部署要求,不断深化以完善产权制度改革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的经济体制改革,完善的生产要素市场、生产要素价格形成机制将逐渐形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将不断完善,政府调控市场价格的能力将不断增强,价格总水平将保持基本稳定。



[1] 1994年以前,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以职工生活费用价格指数代替;1994年开始,根据《价格统计报表制度》,开始单独编制居民消费价格指数。

[2] 1978—1984年全国CPI为城市居民消费价格指数,1978—1983年全省CPI为城市居民消费价格指数。